浙江新增1例俄罗斯输入病例 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


当地的商店则给这些乘客捐赠了毛毯、咖啡机和烧烤架;当地人给乘客提供了食物、衣服、淋浴场所以及通讯工具,让他们能够安然度过这场危机。

“据我所看到的研究,我认为大部分是在海外,显示了(该药)‘明显的治疗效果’”,知情人士称这是纳瓦罗当场说的第一句,“这确实就是从纳瓦罗嘴里说出来的”。而后,一直对羟氯喹持怀疑态度的福奇当场站出来反驳,目前证明羟氯喹对新冠病毒有效的证据只是坊间传闻。

美国食药监局3月28日批准,以氯喹与羟氯喹治疗感染新冠病毒的住院患者的紧急使用授权(EUA)。根据授权,医护人员必须联系当地或者该州的卫生部门以获取药物。

“说我对特朗普最近的行为感到愤怒,那是一种保守的说法了。我简直不敢相信,在危急时刻,特朗普甚至会考虑禁止向加拿大提供关键的医疗用品。”

在5日的发布会上,羟氯喹这个敏感问题再次被提起,记者提问福奇对该药的看法,但福奇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特朗普一把拦下。特朗普插话称,“他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15次了”,他不希望福奇回答。

四位知情人士透露,当地时间5日下午1点半左右,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在战情室开会。

相对于反应激烈的省长,总理特鲁多的反应至少从表面上看要“平缓”的多,他表示不会对美国采取报复和惩罚性的措施,也会同特朗普进行谈话。

特鲁多指出,加拿大向美国提供了许多物资,包括用于N95手术级口罩的纸浆、检测工具和手套,许多加拿大护士也在美国工作。“我相信我们能够解决这个问题,我期待着在未来几天与特朗普总统会谈。”

他表示,美加关系如此“紧密”,重大危机前,美国却想着切断所有人的物资供应,对此他很“失望”。

据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(CNN)的说法,福奇反驳时反问的一句“你说什么”是让纳瓦罗情绪爆发的导火索。